0492_a2090

寒月乔一挥手,大方地道:“那我干脆便作的彻底一点,只收上门女婿,有我爷爷把关,绝对不会看走眼,要是收不着的话,那就不用嫁了呀!说来说去,也就没有什么不合适的了,不是吗?”

赵玉蓉闻言,气的面色紫胀,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只有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寒辰焕。

寒辰焕沉默了片刻之后,转头看看向了寒振崎。

“爹,这毕竟还是一件大事,要不要让长老会的人决议一下?”

“叫他们来也无妨。”寒振崎底气十足地道。

很快,寒王府的几位长老也被一个个请了过来。

江老,岳老他们都有些担忧的看向了寒月乔,甚至在寒月乔的耳边低语。

“这些老家伙,平日里都跟赵玉容穿一条裤子,到时候肯定不会向着你说话,真的能有把握吗?”

“是啊,这些人平日里都串通一气,恐怕到时候决议的结果会对我们不利啊”

“”

几个人正说着话的时候,就看见长老身后传来了一道爽朗的笑声。

“哈哈哈哈整日在房中卧着修养,还不知道寒王府发生了这样的大事,作为一个外人,不知我可否也从旁听一听呢?”说话之间,凌光宇人已经走到了大厅的中央,气宇轩昂地看着府内的一众老少男女。

为谁钟情的纯美女孩

寒辰焕原本是想说不方便的,可偏偏寒振崎先寒辰焕一步开口。

“你哪里算什么外人?你可是我们苍澜帝国的威武大将军,有你在这里,事情才能更公正透明,我求之不得呢!赶紧坐下吧!”寒振崎二话不说就吩咐起身边的人,“来人啊!给大将军赐坐!”

凌光宇一入座,几个长老原先趾高气扬的神情顿时就萎靡了下去。

即使用脚趾头想也知道,威武大将军是站在寒月乔这一边的。他们若是要做什么决议,必须要考虑到威武大将军在场,要么公平,要么就只能向着寒月乔。否则他们也要跟着吃不了兜着走了。

寒月乔知道凌光宇不可能是不小心听见这里的动静而来的,一定是主动想要来帮自己才来的,不由得朝着凌光宇投去了感激的一眼。

当初那个馒头给的值啊!

原本凌光宇的突然加入,已经让几个长老战战兢兢,令人没想到的是,没有多会儿的功夫,又来了几个凑热闹的。

这两人便是北堂夜泫和云天。

北堂夜泫虽然对寒月乔说过要离开,但是说的是明天。在上午办完事情之后,现在北堂夜泫还和云天一起回寒王府。

回寒王府的时候,就路过了热闹的大厅这里,当即走了进来。

他们走进来之后,压根不经过任何人的同意和询问,就自顾自的入坐在了几乎和寒辰焕同等地位的座位上,怡然自得地喝起了茶。

寒月乔看得闷声发笑。

看北堂夜泫这气派,要是不熟悉寒王府的人,还要以为北堂夜泫才是这个寒王府的一家之主呢!

实际上,即使是熟悉寒王府的几个长老,也都被北堂夜泫镇住了。经过之前北堂夜泫在寒王府呆的那段时间,他们知道北堂夜泫背后的势力非但神秘而且非同小可,也是一个得罪不起的人物,现在北堂夜泫作镇,系一个长老更加不敢看轻了寒月乔。

一时间,几个长老是汗如雨下。

寒辰焕都已经不想再说话的样子。

赵玉容却还不死心,急眼滴追着几个长老问:“你们倒是说话呀!难不成你们真的同意让寒月乔得到寒王府的掌家之权?”

几个长老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最后一咬牙,一跺脚,竟然不约而同的点头称是。

“寒月乔实力不凡,是大家有目共睹的,让寒月乔掌管一段时间寒王府的家权,也未尝不可”

“是啊!寒月乔能文能武,又有威武大将军这样的诸多的贵人相助,说不定真能让我们寒王府今后蒸蒸日上!”

“就算不从理论上说,你们还跟人家打了个赌呢,长辈怎么能食言?”

“说的没错,就这么定了吧,我们一致都同意让寒月乔掌权!”

“”

大家的声音出奇的一致。对赵玉容则是有点墙倒众人推的意思,再也没人顺应着她的意思说话。

寒振崎当即拍板。

“好!既然如此,来人啊,去将寒王府的掌权大印拿来!”

“不可以!怎么可以!”赵玉容歇斯底里的大叫了起来。

压根没有人理会赵玉容,只是有条不紊地按照掌权移交仪式一步一步的来。

寒月乔从容的看着。

直到寒王府的掌权,大印交到了寒月乔的手中,赵玉容才真的面如死灰的瘫坐在了地上。

赵玉容的女儿寒秋霜倒是个有孝心的,立刻上前将她娘亲扶了起来,低声在他娘亲的耳边劝慰。

“娘亲您不要气,反正您还有我这个女儿,我已经和未来的太子殿下有了婚约,就算是以后寒月乔掌权了,他们也不敢为难您的!”

韩秋霜这句话的声音说的不大不在场的许多人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。

寒振崎面露不悦。

寒辰焕也一脸苛责的看向寒秋霜,示意她不该如此放肆的说话。

然而,其他府中的小姐公子可不这么想。

他们当中有许多都是寒月乔的死对头,都被寒月乔整治过,听见这一言论,顿时以为又有了一座靠山,竟然有人开始附和起寒秋霜。

“姐姐说得好!”

“对呀,干得好,不如嫁的好,月乔姐姐你这么厉害,人家还不要你,只要你妹妹,说到底,你还是嫁不出去了。”

寒月乔心底火气顿时升了起来。

下一刻,寒月乔嘴角露出了一道恶作剧似的笑容,幽幽地道:“说的是啊,我还没有嫁出去,肯定是嫁妆少了,这样吧,你们就都减掉三分之一的月俸,给我凑嫁妆吧!”

“你凭什么这么做?”

“就凭我现在已经是寒王府的掌权人了啊”寒月乔晃了晃刚刚拿到手中的掌权大印,勾唇冷然一笑。

admin
  •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