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06_a2066

“呜呜……你们叶家也太欺负人了!”

看着叶重信跟着叶重义进了上房,还把门关了起来,叶张氏气得又往地上一坐,就拍着腿大哭起来。

她自打嫁进叶家,还从来没受过这般委屈。

闻声而来的妇人们也进了院子,一边拉叶张氏起来,一边劝着她。

经过这几场闹,大家也看得明白,叶子皓坚持要娶叶青凰,还去了族里写婚书。

既然族里都同意了,他们还有什么好议论的?自然也就支持了。

因而,纷纷反过来劝慰叶张氏看开些,凰丫头勤快,又会绣花赚钱,又孝顺,让她进了门,当婆婆的才是享福呢。

这边妇人们围作一堆,叶子皓趁机溜进了厨房。

厨房里没有人,他心里诧异了一下,扭头就见后门开着。

走进后巷里,就看到那个安安静静蹲在小院里的瘦削身影。

叶子皓心里莫名揪起,酸涩难言。

他已经将所有矛盾都引到自己身上了,还是让她受到伤害了吗?

媚眼女生俏丽可爱暖人心

“凰儿……”叶子皓迅速走过去,柔声喊着。

叶青凰没有回头,仿佛没有听见一般。

“凰儿,对不起,让你难过了。”

叶子皓蹲下身,将那柔弱的身子抱入自己怀里,抬起手指轻拭她脸颊上的泪水。

“你这个蠢货!”

叶青凰这才回过神来,抬眼看着叶子皓,立刻骂了一句,声音已是哽咽。

“我就说你娘不会同意的,你还要选在这节骨眼儿上提出来,还不是给你自己找事,若影响你科举,你娘一定会恨我的。”

“傻丫头,你错了,我很庆幸自己提了,这样才可以看出来,我娘看重功名胜过我,而我,若娶不到你,这院试不去也罢。”

“你说过,不会因这种事误了前程的。”

叶青凰心里一惊,目光有些急切地看着叶子皓。

“嗯,我现在也还是这般说,不过……要凰儿你的支持。”

叶子皓微微一笑,自信笃定,丝毫不担心眼下的境况,虽然闹得凶,但其实还在他的掌控之中。

“你说什么?”叶青凰眨了眨眼。

她相信他自有谋算,但不知道他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。

若是有人上门给她说亲,刺激了他的话,那根本不是事儿吧。

她早就跟他说过了,她会推拒那些人,会等他。

“凰儿,你不必担心我娘,我对她已经死心了,今天无论如何,是要把你娶回去的。”

叶子皓继续拭着泪,抬起叶青凰的下巴,目光火热地看着她。

“我以科举要挟,我娘都不肯退让,若我考完院试回来,她还会如我所愿?怕是直接就给我娶几个媳妇进门了。”

“我很庆幸今天临时有了这个决定,才能看出我娘的真正想法,她并不是真疼我的,她想要荣华富贵更多一些。”

“那你……”叶青凰心头一紧,更加担忧了。

就算他强行将自己娶进门,以后母子关系僵了,家道不和,最后,旁人只会说她不是,到时婆媳、姑嫂、夫妻,关系都会出现问题。

“你担心的问题,我都仔细考虑过,若婆媳相处不好,那就不要相处了,至于姑嫂……”

“呵呵,等我放榜,不管有没有考上秀才,叶子玉都必须嫁出去,以后你防着她一些便是。”

“她最多就是挑唆你和娘的矛盾,别的你还怕她不成?我家凰儿,可不是软杮子,我也不许你当软杮子。”

“以后我去县城读书,你跟着我走,照顾夫君,才是你身为妻子的主要职责。先为妻,后才为媳,主次别搞错了。”

“你想得真美,你娘绝对不会容许你这么做的。”叶青凰突然翻了个白眼,抬手打掉叶子皓的手。

眼泪早就擦干了,他却还在借机摸着她的脸,吃她豆腐。

因为叶子皓来了,她不想表现太难过,以免他担心,因而,很快就站起身,转身准备回前面去。

只是身子刚一半转,就被大手拉回,落在叶子皓怀中。

叶青凰的态度,有些逃避。

叶子皓何等机敏?立刻就看出来了,他紧紧抱着怀中少女,声音有些发紧。

“凰儿,我已写下婚书,请族长和族老签名作证,我爹和你爹正在屋里谈我们的亲事。”

“叶子玉也不反对,因为我的功名关乎她的归宿,她已做出利益选择。”

“只有娘,因为我的决然,挑衅了她一直以来的权威,也破灭了她想要娶高门媳妇威风一下的夙愿,她接受不了,会闹本在意料之中。”

“但是啊,我已将话搁了出去,一定要和你拜堂成亲之后才去县城的,不然我就不考了。”

“我的决心如此强烈,你可不要拖后腿呀,这时候一定要支持我,不然我的终身幸福就毁了……”

叶子皓说到后面,简直是赤果果的威胁。

叶青凰嘴角抖了抖,差点又翻白眼。

但她的心情却明朗了些。

这个男人已为了他们能在一起,而做了许多事情。

若她突然反悔不嫁,这打脸的巴掌可就是她伸出去的了。

既然他有这决心,她便陪他疯狂又何妨。

“好,我跟你混。”叶青凰露出笑容,表态。

见叶青凰的态度转变了,叶子皓心里松了口气,也开心地笑了起来。

他就怕凰儿不想拖累他,而选择退让。

那他所做的努力,就前功尽弃了。

“不过,你真的要成亲之后再去县城?来得及吗?其实只要把亲事定下来,就可以了吧?”

叶青凰倚在叶子皓怀中,仰起小脸看着他,神情有些担忧。

“夜长梦多的风险,我可不敢尝试。”叶子皓却神情凝重地开口。

叶张氏的哭声还时有时无地传来,让人心情烦闷。

叶青凰这时也听见了,不由拧了眉。

“你不必去顾虑娘的态度,若依她的,是要我同娶你和张佩儿,做平妻呢。”

“这才开始,以后还会有各种小妾,再以后,恐怕会找个由头,让我休了你。”

“若我不肯休了你,就会贬你做妾,再看着你被别的女人欺负死。”

叶子皓垂眸,见凰儿又露出担忧的神情,连忙说道。

他说得很严重、很吓人,任何人都不想面临这样的境遇。

admin
  •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