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8_a2050

宋辉看他一眼,“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,目前来看,有两个分析,一是赵氏夫妇早就跟儿子串通一气了,他们就是帮凶,不过这样的话,就很考验他们的演技了。法庭上,赵林朗的母亲可是数次哭到昏厥过去,这不像是演的——所以,我更倾向于第二种判断分析,赵林朗应该是连着自己的父母一同欺瞒在内,他可能通过某种手段,弄了一个五官、面相和身高都与他极像的人,这种事放在现在并不难,可以找个人整容,或是运气好就遇到了一个跟他长得有点像的人——毕竟,车祸发生后,鼻青脸肿,头破血流,也很难辨认其本来面目了。”

方若宁这会儿是真得体验到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了。

一方面,同情赵林朗患有抑郁症而她身为女友却不知道,缺乏关心,没有陪伴,心怀歉疚。

可另一方面,一想着赵林朗为了不知名的因素就这样将另一个人的生命了结,而他改头换面活得光鲜亮丽,享受功名利禄,她又觉得这个人可怕恐怖到极点。

沉默良久,她才恍惚吞吐地道:“我没想到,林朗是这样的人……是我对他太疏忽了,没有多关心他,居然连他患有抑郁症都不知道……不管怎样,他肯定是遇到很大的麻烦,才会走这一步。”

褚峻中担忧地看向她,沉吟片刻,道:“若宁,既然他死都是假的,那么抑郁症那个病情诊断书,自然也有可能是假的。”

“什么?”她缓慢地抬头,不敢置信地看向对方。

“你这么聪明的人,怎么这会儿也只会感情用事了?”褚峻中幽幽叹息了声,给她分析,“你想,以赵林朗天才般的头脑,他既然要找个替死鬼为他卖命,为了躲过警察的追踪调查,瞒天过海,他肯定要细心缜密地考虑到每一个细节!他留下一个抑郁症的断定结果,再故意闯红灯一头撞死,就让所有人顺理成章地以为他是因为抑郁症而想不开自杀,这样的话,警方也会早早结案,不会再继续追查下去,他的计谋才能成功。”

宋辉接着他的话:“而事实也的确如此。如果赵林朗真得没死,这一切都是他策划的,那我这辈子也算开眼了,估计只有悬疑片才敢这样写吧?这也算高智商犯罪,以后能入教科书了。”

方若宁听着他们的调侃和嘲讽,心里五味陈杂。

如果赵林朗真得没死,按道理来说,他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,但现在问题就是,没有人能证明他没死,他们现在所有的猜测,都只是分析判断而已,没有任何事实证据。

就连赵叔叔赵阿姨都消失不见了,谁能证明赵林朗没死呢?

夏日白裙小朵秀丽动人

几人都没说话,安静下来,沉默了会儿,宋辉抬腕看了看时间,抱歉地道:“方律师,我四点半还有一个庭外调解,现在得走了。关于这个案子的所有情况,几天前我都跟峻中说过,你还有什么不清楚的,可以问峻中。”

方若宁回过神来,起身连忙弯腰道谢:“好的,谢谢你宋律师,谢谢。”

“不客气,那我先走了。”

送走了宋律师,方若宁又坐下来,两手按在太阳穴处,整个人笼罩在一层浓郁的纠结悲痛之中。

褚峻中原本想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安慰,可考虑到两人的关系,他又绅士地收回手掌,把她面前的水杯推了推,“喝点水吧,平复一下。”

方若宁疲惫地抬起头来,把头发拨开,端起水杯喝了口水,片刻后,才低沉颓丧地道:“我突然发现,我好像从来都没了解过林朗。我们明明一起长大,可从什么开始,他变成了心思这样深沉甚至阴暗的人,我都毫无察觉。”

“这也正常,人心复杂,都有多面性,他在你面前保持着完美的一面,在外人面前,就可能是另一幅模样。也有可能,他以前的确是阳光的,开朗的,可当触及到切身利益时,就变了。”

方若宁看向他,“你的意思是,他还是为了逃脱那个所谓的忠诚协议,才设计这些?”

褚峻中淡淡勾唇,笑了笑,没说话。

方若宁收回视线,不知想着什么,好一会儿也没再开口。

本来,今天在路上见到那个身影后,她就越发相信林朗还在人世的消息,现在听了宋律师的话,原来当年林朗的车祸死亡是有疑点的,至少在她看来,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,而且,就连他诈死的动机也被褚峻中查到些许……

心底里,她已经百分百确定赵林朗还在人世的事实,而且,他已经回了海城,并且时不时跟踪着她。

起身离开时,方若宁沉重吐出一口气,“他到底是为什么要这样做,恐怕只能去问他本人了。”

褚峻中跟着起身,突然问道:“这件事你跟霍先生说了没?”

方若宁摇摇头,越发愁眉不展,“霍氏集团最近也遇到麻烦,他要回归霍氏了,这几天很忙,我原本想说,又打住了。况且,如果让他知道这件事,他肯定不会让我跟林朗接触的,那我就永远都不知道他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。”

褚峻中明白她的担忧,但同时,又担心她的安危:“既然这样,那你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吧,这个赵林朗,再也不是你以前认识的那个赵林朗了,你还是小心为妙。”

“好,谢谢。”

褚峻中送方若宁离开,走到电梯前时,方若宁突然想起一事,又转过身来。

“怎么了,还有事?”男人见她欲言又止,主动问道。

方若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“峻中,有件事想麻烦你。”

“你说。”

方若宁把李媛媛的情况说了下,笑了笑道:“你这边如果缺人手,看看能不能给她安排一份工作,她在律所,多少能学点东西,好过做夜班收银员。”

褚峻中很干脆,直接答应:“可以,你让她有空就过来报道吧。不过,她不是法学专业出身,连本科毕业证都没拿到,来了也只能做做行政工作。”

“没关系,以后的出路让她自己去考虑了,我只是现在想帮她一把。”

“行,这不是多大的事,我能做主,你让她过来吧。”

方若宁感激不已,只能连连道谢。

从褚峻中的律师事务所离开,也到了该接孩子的时候。方若宁驱车去幼儿园,路上就给李媛媛打了电话。

一天之内,父亲的冤情得到处理,她也有了新的工作,李媛媛接到电话高兴地不知怎么办才好,连声道:“方律师,谢谢你,真得太谢谢你了!等我爸的伤好一点,我就去报道。”

“嗯,你没有学历,暂时只能做做行政工作,以后怎么打算,你还是要考虑下。”

“我知道的,谢谢你方律师,谢谢!”

方若宁帮她这一把,其实也是让自己的良心好过一些,毕竟,人家的父亲是在致远地产的工地上受伤的。

从幼儿园接了霍昀轩,母子俩一起回家。

一路上,她时不时看看左右后视镜,想知道还有没有可疑车辆跟随,但直到回家,也没见异样。

她想,可能是上午那会儿暴露了行踪,他又变得小心谨慎起来了吧。

霍凌霄回来时,见母子俩在客厅地板上研究着什么,笑了笑走过去加入。

“回来了?”方若宁抬头看着丈夫,打了声招呼,而后起身坐在沙发上,对儿子道,“让你爸陪你吧,妈妈眼睛都看花了,歇会儿。”

霍凌霄握着妻子的手捏了捏,席地而坐,继续跟儿子研究那个工程庞大的积木拼图。

看着父子俩投入地研究着,方若宁去喝了水回来,随意问道:“你打算什么时候正式回归公司?”

“下个周吧,怎么了?”

“没怎么啊,只是好奇之前凌渊那么着急让你回去,怎么现在突然不急了。”

“嗯,有另外的打算。”帮儿子完成了最复杂的部分,霍凌霄也站起身来,方若宁跟着他一起走向书房,不解地问,“什么打算?”

霍凌霄回头看她一眼,解释道:“收购霍氏散股的那人还没查出来,这些日子,凌渊在明面上调查,我在暗地里摸索,这样或许能快一些。而且,对方挑在这个时候下手,怕也是看中凌渊能力不足,我不妨多等几天,看看对方能不能露出狐狸尾巴。”

方若宁听懂了,眼眸一亮,点点头:“厉害!你们这是迷惑敌人。”

霍凌霄拉着她过来,抱进怀里,高挺的鼻梁在她脸颊上触了触,低声问:“你这些天忙着什么?我让你跟我一起回公司的事,考虑好了么?”

女人双臂抬起,搭在他肩膀上,在他颈后交握扣着,昳丽精致的面容露出一抹沉思,“还在考虑中呢!”

“考虑什么?对福利待遇不满意?”

见他又开始不正经起来,方若宁甜糯地笑着与他耳鬓厮磨,“是不满意呀……说的好像我不去给你打工,你晚上就不用伺候我似得。”

霍凌霄猝然一震,眼眸定住,凝睇着面前的女人好像从不认识一样!

admin
  •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