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02_a2051

♂? ,,

败家子!

这绝对就是个败家子!

如果华夏有败家子排名,眼前这没心没肺的家伙,绝对能位列榜首,同时还能让仅仅一步之遥的第二名丢人现眼到极点!

出手就是至少二十亿的礼物,还是初次见面,就算是孝敬老人家,想要讨好东方菲儿,尼玛也不必这么下血本吧?

这东方菲儿就算家境再好,身材再有料,也不必献殷勤到这份上吧?就不怕最后赔得血本无归?

一群对东方菲儿有野心的男人们,无不哀嚎漫天,甭说人家已经近水楼台先得月了,就算是八字还没一撇,眼下这么往死里砸钱,恐怕东方家也挨不住这种糖衣炮弹的狂轰滥炸吧?

他们也就罢了,就连一直以来信心十足的冯承嵩也是脸色难看到了极点,半晌才暗暗摇头,一脸无奈苦笑,显然他也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,半路竟然杀出这么一个极品,愣是让输得哑口无言。

冯承嵩况且如此,更别提李博宏了,对于杨宁的身价,他如今也是心惊肉跳到了极点!

这家伙,竟然并不是穷逼,而且从头到尾都在扮猪吃老虎?

这王八蛋!

李博宏恨得牙痒痒的,即便不想输,可也只能低着头,死死的攥着拳头,输得太窝囊了,可偏偏又不得不服气,因为就冲着杨宁这股子败家,他自认真没法比!

粉红色的喵少女

当然,眼下同样震惊的,还有东方菲儿那些个亲戚,早知道菲儿傍上大款了,丫的我干嘛去触霉头,好端端的去阿谀奉承不行吗?万一这主一高兴,也给姑奶奶砸几块翡翠,那岂不是瞬间身价暴涨了?

东方菲儿的二姑妈、姨妈、四婶等人,一个个悔得肠子都青了,跟李博宏、吉家以及冯承嵩许诺的好处相比,明显讨好杨宁得到的好处要更多,不对,这简直没可比性,压根就是一个天一个地!

东方铭启同样震惊,望向杨宁的目光透着不可思议,他甚至有种脸红耳赤的感觉,因为他竟然联想到一个荒唐到极点的问题,那就是我家的菲儿啥时候这么值钱了?

“我…我…我保证!下次上门,一定准备充足,绝对不草率了!”

杨宁脸憋得通红,也不知道这是在死皮赖脸的强撑,还是羞愧难当的放狠话。

强撑?

甭说别人了,这两个字即便是出现在李博观脑子里,都能让这货第一时间甩出脑袋外。

因为这些话,落在现场这些宾客耳朵里,就只有一个意思,那便是杨宁羞愧到了极点,咬牙切齿的保证,下次一定会准备好不会让他自个丢人现眼的礼物!

像他们这些人,送个千八百万的礼物,鼻子都快翘上天了,可瞧瞧这货,送出价值至少二十亿的礼物后,竟然尴尬?羞耻?

这需要多惊人的财力,多恐怖的背景,才能有这种表现?

这货到底是谁呀?

尼玛!

求认识!

在场宾客望向杨宁的目光,充满着狂热,而且还在蒸腾发酵,在他们看来,眼前这败家子实在是太可爱,太好相处了,不能跟这种讨人喜的家伙交朋友,绝对是生平一大憾事呀!

就连温长陵听了杨宁这话,也是暗暗咽了口唾液,嘀咕道:“比我家那败家子还要出息,我在想他爸妈是谁,我也想认识认识。”

一旁的东方铭启哭笑不得的望向温长陵,他听得出来,这位兄弟并不是在说笑,人家是真打算结识一下,想要看看到底是何方高人,才能养出杨宁这么个极品。

“爷爷,您就收下吧,反正这家伙多的是。”见老爷子一脸犹豫不决,隐隐还带着心动,东方菲儿立刻在旁鼓噪着。

多的是?

东方菲儿这话,再次让在场的宾客闻者伤心,见者流泪,真t钱呀!

“东方爷爷,您是不是嫌弃这些礼物呀?”在东方菲儿的眼神授意下,杨宁立刻就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。

不仅是东方正南,就连其他人,在目睹杨宁眼下的神色后,嘴角都忍不住微微抽了抽。

“好吧,这礼,我收下了!”东方正南深吸一口气,最后点了点头,随即道:“铭启,替我招呼客人,老了,身子骨不方便,得回房休息了。”

边说着,边用眼神示意身边的管家,这管家也机灵,毕竟在东方正南身边做事多年,立刻就让人将这六盘翡翠放进漆篮,然后叫来一辆车,一块放到车子里,朝着东方正南的寝居驶去。

看着东方正南拉着孙女以及杨宁上了车,扬笑离去,在场大多数人都嘴角抽搐,这老狐狸,哪是什么身体不舒服,八成是自己孤芳自赏去了。

尽管杨宁离开了,可围绕着关于他的话题,却是经久不息,尤其东方菲儿的那些亲戚,更是七嘴八舌说个没完,其中更有不少人数落东方菲儿的二姑妈,质问她干嘛说话那么难听,连累他们一块得罪了杨宁。

“真没想到,这半路杀出来的对手这么强,看来还是信息有误呀,这李家的李博观,确实不靠谱。”冯承嵩若有所思呢喃着,不时蹙眉,眼下的他,在精确分析着还有没有追求东方菲儿的必要。

不仅是他,就连其他对东方菲儿不忘的追求者,也在思考这个问题。

对于杨宁这位神秘的超级败家子,他们自认拍马都赶不上,而且根据目前的形势,想必东方家也不可能会做一些棒打鸳鸯的事情。

要知道这种等级的女婿,绝对是东方家最心满意足的姑爷了,不仅跟自家闺女情投意合,而且家世恐怖,看这情形,一直强调门当户对的东方铭启,说不准眼下要头疼自己家闺女能不能让亲家满意了,在他们看来,还真是讽刺。

“东方爷爷,您的藏品可真不少。”

杨宁很荣幸的来到东方正南的藏品室,这里的安保工作相当严密,处于一个约有两百平米的地下室,光是大门就必须经过指纹、瞳孔以及繁琐的密码认证,否则压根就打不开。

这还不算,沿途走来,杨宁至少发现不下于上百处红外线扫描,而且大门的厚度也相当惊人,这规格怕是能媲美国家级银行的金库了。

“菲儿说对古品相当有研究,真的?”东方正南饶有兴趣看着四处打量的杨宁。

“马马虎虎,还凑合吧。”杨宁没头没脑回了句,通过真实之眼扫描,发现东方正南的藏品室里,竟然没有一件赝品,看来这位东方家的老爷子还是个行家里手呀。

只可惜,这里的古品,最好的也无非是亚精良级,对于如今见多识广的杨宁来说,很难再带来触动。

当然,能有一两件这种品质的古品,杨宁还是有些惊讶的,看来为了这几件藏品,东方老爷子怕是耗费了不少心思吧?

“小杨,父母是做什么的?”等杨宁回来时,坐在太师椅上的东方正南,一边喝了口茶,一边有意无意的问了句。

“坐办公室的。”杨宁随口一答,这话差点没把东方正南呛着。

“咳…咳…小杨,我是想问问,父母的名字。”

事实上,对于杨宁跟东方菲儿这事,老爷子心里已经是认可了,开玩笑,将这种姑爷往外推,谁干谁傻逼。

所以嘛,他就觉得,应该多了解一下杨宁的背景,最起码心里有个谱。

admin
  •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