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3_a2069

♂? ,,

爷爷不知辛苦的抚养王浩,拖着浑身都是老毛病的身体到处拾荒,还不知疲惫的做着清洁工作,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孙子能成才。

王浩记得那时候经常躲起来流泪,痛恨父母抛下他和爷爷,当他不在流泪的时候,已经是刚读小学一年级了,开始力所能及的帮助爷爷做一些事情。

其他同龄孩子在开心的度过童年时,他在忙着各种各样的杂活和认真的学习,生怕因为自己不听话伤透了老人的心。

老人也很欣慰地看着自己的孙子,眼神里充满了慈祥之色,经常摸他的头,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包装艳丽的糖果给他。

虽然那段时光在外人看来很清苦,但仍然是王浩最为开心的日子,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他并不是一个人,家里还有个老人在关心着他。

到了小学六年级,他就开始四处找杂活,赚取一些生活费,替爷爷减轻负担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爷孙二人依旧幸福开心的生活。

直到王浩以市第一名成绩考入n县一中时,老人突然离开了。

走的太突然,让人猝不及防。

王浩那时感觉天都塌了下来,自己还没有告诉老人。

告诉他我做到了!我没有辜负的期望!

阳光下的美女青春在跳动

所以您快从床上起来,不要继续睡下去了,太阳公公都照到床上来了。

可惜不管他怎么喊,老人始终是紧闭着双眼,安详的睡着。

从那天以后,王浩整个人都封闭了起来,似乎把一生的泪都流干净了,变得冷漠起来,不爱说话,他的心仿佛停止了跳动。

成绩也直线下降,从市第一的王座掉下了不知多少名,就连在班上也保持中下等水平。

幸好刚开始和学校签了合同,不然早就被班主任弄了出来,调到其他班上。

高三时一次选位置,和校花柳烟坐在了一起,成为了同桌。

对方无意的一句话重新唤醒了他,让王浩重新振作起来,两人也渐渐开始讨论一些学习问题。

然后柳烟的护花使者赵辉出面警告了他一次,王浩并没有理会,身正不怕影子斜。

没想到第二天晚上,就被赵辉带人围堵了。

想到这里,王浩心头一怒,脸色阴沉下来,总有一天要让赵辉得到应有的惩罚。

……

海天大酒店内,总统套房中的赵辉躺在宽阔水床上,左右分别抱着一名娇滴滴的女子,忽然他感觉一阵尿涨,起身准备去上厕所。

砰!

可能是因为昨晚干的太猛,赵辉起来时四肢发软,头脑一阵眩晕,脚步一个踉仓,脑袋猛然撞在花岗岩铺成的地板上,流出一大片鲜血,昏了过去。

“啊!”

巨大的响声惊醒了熟睡的两名女子,迷迷糊糊的起身揉了揉双眼,就发现了倒在血泊之中的赵辉,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,才慌慌张张的找出手机拨打医院电话。

十分钟后,救护车来到了海天大酒店门口,一队人迅速地打开总统套房的门,将昏迷中的赵辉用担架抬到了救护车里。

……

“没事吧?脸色这么可怕……”玉藻前一脸担忧的看着王浩,朱唇微张,想说些什么,又被王浩打断。

“我没事,只是想去一下厕所,抱歉。”

说完,他转身朝厕所走去,王浩现在只想静一静,因为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实在是超乎了他的想象,犹如雾里看花。

卫生间的衣架上晾着他昨天那一身校服,王浩伸手取了下来,摸上去已经完干燥,他将身上的衬衫脱了下来,准备重新换上校服。

王浩感觉自己又长高了不少,原本他的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,此时起码长到了一米八二,皮肤变得如同婴儿一样白嫩,八块腹肌线条分明,身的肌肉并不是那种夸张的样子,反而像是经过黄金比例设计过一样,没有一丝缺陷,十分的赏心悦目。

他一转身,就立刻被镜子中的自己给震撼住了,王浩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自己。

变化实在是太大,就连五官也多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。

以前王浩的五官也算是阳光清秀,要不是爷爷的去世,给他带来了难以想象的打击,每天都是紧绷着一张脸,身散发出生人莫近的气息,倒是可能谈一场朦朦胧胧的初。

如今一直以来紧绷的线条柔和了下来,五官似乎构成了一张飘渺脱俗的谪仙容,让人琢磨不透。

剑眉犹如两条青龙遨游九霄,双瞳像浩瀚宇宙一样深不可测,一颗颗星辰在其中不断幻灭又重新升起,有一股让人情不自禁陷进去的魔力。

他一举一动之间,充满了贵族气质,看上去和一位学习贵族礼仪多年的皇族一般高贵优雅,不失格调。

王浩平时不太注意外貌,保持一身干净就可以了。

现在倒好,整个人不沾一丝尘埃,都可以和传说中不沾人间烟火的仙人一比。

远观似谪仙,近看如仙王。

暗自失神一阵,他就找到了带来种种变化的原因。

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不是幻想,而是真实发生过的。

识海深处那团七彩光芒告诉了他,部都是真实存在过的事情。

神话传说中的人物可能曾经存在过这片土地上,移山填海,弯弓射日的传说也不部是子虚乌有。

而其他地区也有可能出现了和他一样的存在,甚至是出现了神话里的人物降临到了凡尘。

在洗手间暗自平复了一会儿心神,王浩才收拾好行装,走了出去。

外面的情景顿时让他眼前一亮,映入眼帘的是身穿黑色小西装,身材火爆的玉藻前。

职业黑色小西装将她妙曼的曲线包裹出来,里面是一件白色小衬衫,胸脯鼓了起来,好像会把纽扣撑爆一样。

狐媚的脸蛋白皙绝美,肌肤似雪,大腿修长绷直,此时正在穿一条黑色蕾丝边丝袜,已经将丝袜提过膝盖,雪白的大腿和黑色的丝袜形成了强烈的冲击。

在他进入厕所的那段时间内,玉藻前竟然在室内正大光明得换衣服!

admin
  •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