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71_a2045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至于她跑得有多快,刘金明一个大老爷们都追不上,可想而知。对自己这么狠的女人我还是头一回见,难道她就感觉不到脚底的疼痛。

   刘金明在后面一边弯腰捡鞋一边喊苏玲的名字,语气中心疼的意味特别明显。

   苏玲跑的是直道,后有刘金明追前面有我挡着,可她选择的却不是停下,而是直直地朝我冲来。

   “滚开!”离得近了,苏玲大声冲我吼了一句。

   她这吼声让我整个愣住,要不是刘金明在后面大喊让我拦下她,恐怕还真得让她给逃了,借着灯光,我看到那早就哭花的妆容,伸开双臂拦住她的去路。

   苏玲前进的势头止住,可她却未放弃离开的念头,就像飞蛾扑火一般,一次次朝我撞来,我不敢去抱她,只有伸开双臂拦截,她就这样挣扎着撞向我。

   后退,撞过来。

   再后退,再撞过来,如此反复一次又一次,脸上的表情任谁看了都觉得心疼。

   直到刘金明追上来,苏玲还在撞我,倔强而又执着,别说,一个女人拼了命的挣扎,爆发出的力量当真不可小觑,被她这么来回撞,撞得我整个人一阵阵胸闷。

   刘金明过来拉苏玲,“玲儿,别撞了。”

   “别管我。”苏玲愤怒地甩开刘金明的手,指着我问:“让不让开。”

   可爱萝莉萌妹子清新私房美照

   我看了看刘金明,最终摇摇头说:“不让。”

   “我就不信过不去!”苏玲闭上眼睛尖叫一声,再次全力朝我撞来。

   可这一次她直接撞到刘金明的怀里,趁着她闭眼时我和刘金明已经调换了位置。

   可苏玲不知道我们换了位置,加上又是闭着眼,被抱住后反手甩出一巴掌,“个臭流氓放开我!”

   巴掌声清晰地传出来,我听着都觉得疼。

   刘金明一声没吭,还是死死地抱着苏玲。

   苏玲也察觉出不对劲,愤怒地睁开眼,看到的却是她爱了好久好久的容颜,她怔住了,伸出手抚摸上去,“疼不疼?”

   刘金明连连摇头。

   “我真的没看到,怎么不吱声?”

   “让出出气嘛。”刘金明咧嘴一笑,蹲下来给苏玲穿鞋子,“地上凉,先把鞋穿上。”

   这一巴掌的误伤还是有作用的,最起码能说明苏玲是爱刘金明的,打完这个巴掌苏玲放弃了离开的念头,她决定停下来,听一听刘金明的解释。

   刘金明将苏玲脚底掰过来,“让我看看伤没伤到。”

   苏玲直接一脚踢在刘金明膝盖上面,喝出声:“我没那么娇气,先把这个事说清楚,提前警告,这是最后一次机会,要是还想继续隐瞒,那咱们就说拜拜。”

   刘金明替苏玲把最后一只鞋子穿好,做个发誓的手势,“我保证,绝不隐瞒。”

   “最好是!”苏玲在原地站了好久,低下头语气亦低沉下来,“金明,咱们谈个朋友都要比别人难,如果我们两个再不坦诚相待的话,我真的找不到坚持下去的勇气。”

   到底难不难,刘金明被迫和司徒月订婚,跟一个不爱的人订婚,真正爱的人不被家里认可,难不难可想而知。

   刘金明将苏玲拥入怀中,不停地拍着其的肩膀,“玲儿,要相信我,经得住考验的爱情才是真正的爱情,和司徒订婚真的是无奈之举。”

   “可以拒绝订婚,这样我也不会成天提心吊胆。”苏玲将头埋在刘金明肩膀上面,自刘金明订婚以来她一点安全感都没有。

   “玲儿,我对天发誓,我根本不想订这个狗屁婚,就算双方长辈达成共识,我也可以拒绝,可事情远没这么简单,那天司徒私下找到我,”说到这刘金明看我一眼,示意接下来的话我该听,“她说她爷爷病了,人老了,就像一座空心山迟早有一天会垮掉,是她求我的,罗阳,知道吗,我跟司徒连交道都没有打过,第一回见面她就求我,求我和她做一场戏,假意订婚给她爷爷看。”

   “司徒月的孝心人所共知,我知道她是想让爷爷开心一些,这样身体才能好点,那个时候我考虑到玲儿,跟她说有喜欢的人,恐怕不能跟她订这个婚,让她另寻他人。”

   苏玲听到这里,头埋得更紧一些,至少她知道,她选择依偎的人是值得依偎的。

   “知道司徒是怎么回我的吗?”刘金明盯着我发问。

   我动了动嘴唇,却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   “她说她也有喜欢的人,就是罗阳,可她爷爷希望她和我在一起。怕我心有顾虑不肯答应,她当天拟了一份协议,协议内容就是假订婚,其中有一条我看了很好笑,但看了会因为的条款,她写的是不同床不同房,那个时候她满脑子想的都是,得庆幸,有个女人隔着千里天天惦记着。”

   “那孩子呢?”我的声音已经颤抖起来。

   刘金明把苏玲抱得更紧一些,缓缓出声:“那个月司徒没来例假,按着常识去买了验孕棒,结果发现自己怀孕了!如果她没和别人好过,那孩子一定是的。”

   “她怎么不告诉我?”

   “她谁都没告诉,更不敢让老爷子知道,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”

   ;@%

   “为什么?”

   “因为整个魔都的人都知道我们两个只订了婚没同居,若这个时候传出她怀孕的消息来,那她还要不要活,就算她经历的再多,心再强大,又能撑得了几天,整天面对家里人的责骂,再强大的内心也会慢慢想不开的。”

   “那她现在怎样了?”发问的苏玲,女人都有柔弱的一面,此刻的苏玲怜悯之心被激发出来。

   刘金明正色地看我一眼,我下意识捏紧拳头,怔怔地望着她。

   “她本来想搬到外面住,司徒老爷子何等精明,她整天待在家里一定会发现,所以就让我去找老爷子说明,说让她搬到我那儿住,可老爷子他太爱这个孙女了,当面拒绝了我,说结婚再搬过去,结婚之前,他还想好好和孙女相处一段时间。”

admin
  •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