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36_a2045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我执意将山田惠子抱起来,她却哽这声音说道:“先听我说!”

   山田惠子眼神坚决,我只得缓缓放下她,但手一直抚着她的伤口,两处枪伤外加一处刀伤,他们就是这样对待自己曾经的伙伴吗,一点情义都不讲,尤其是最后出现的那个,更是在山田惠子垂死挣扎之际补了致命一击。

   山田惠子靠在我怀里,声音断断续续地讲述:“已经能确定配方有四份,他们此次密谈的目的有两个,一是借三份配方研究出另一份,这个的可能性很小,可能性比较大的是第二个,他们可能会全力抢手里的配方,因为……因为手里的配方能让疯人的神智恢复正常!”

   我闻言彻底震惊,拥有了改良的机能和力量,而神智不再受到影响,那这四份配方合在一起,未免有点打造“超人类”的意思。

   疯人是不惧怕疼痛的,在山田惠子的天和棋馆前,我曾亲自去证实过。“一定不能被他们抢到或是研制出来,因为那会带来史无前例的灾难,龙樱社会把研发成功的药剂卖往各个混乱地区,譬如中东地区等等,它会随着龙樱社的贪念而害死无数的无辜之人。”

   山田惠子松懈下来,重要的她已全部告知于我,她整个人仿佛没了坚持的原动力,生机也一点点地流逝。我将她嘴角的血迹擦拭干净,可很快又溢出鲜血来。

   “不行,马上得去医院。”

   “没用的,我活不成了。”

   “得坚持下去,坚持才能有奇迹!”

   “罗阳。”山田惠子将手搭在我的脸上,“我又对说了一次谎,不会怪我吧?”

   “是指孩子的事,对吧?”

   雨季清纯美女小树林清新色彩甜美可爱

   山田惠子睫毛微微抖动:“原来都知道了,真是什么都瞒不过,在入社的时候我就“被”绝育,压根没有生育的可能,谢谢没有拆穿我!”

   山田惠子略带愧疚,倘若真的可能,她又何尝不想跟我有个孩子,不得已用假怀孕来骗我,怕我知道真相不理她就一直不肯讲。

   入龙樱社的女人有个规矩,新人要绝育并服侍男人一年,她有幸被选为核心成员,所以没有沦落到去服侍男人,但绝育这一项是不可逆的,那是她的终身之痛。

   我是在她家吃饭那晚发现其没怀孕的,那晚她很疯狂,平常过月的孕妇像她那般运动,估计早就去医院排队了,她却什么事都没有,那个时候我就清楚,她怀孕是跟我扯的谎。

   之所以没去拆穿她,是因为这一回她是善意之谎。

   “好怀念那一天的生活,也谢谢做了我一天的夫君!”

   “别说了,求了!”

   我注意到一个细节,只要她讲话血就往外溢,不讲话还好点。

   旁边有人呜咽,汤贝贝不知何时跟了过来,捂着嘴角注视着眼前一幕。山田惠子注意到汤贝贝,继续道:“能见到清醒过来真好,这样我爱的人就不用再撕心裂肺了。”

   “来!”山田惠子手探到脖根附近,将自己吊坠摘下来,“不要哭,更不要伤心,记事起她就跟着我了,戴着,我将永远在身旁,陪着……”

   我看清楚那个吊坠,是一小片银色的树叶,可递吊坠的手还没及我的嘴角,就失去所有力气垂下去,她的头也无力垂下。

   “啊!”

   我望着帐篷发出一声怒吼,放下山田惠子起身冲进去,帐篷里安安静静的,将各个临时房间搜过,哪里还有半个人影。

   拳头捏的噼啪作响,虽不甘心但也只能返身退出帐篷。

   再看时,地上那哪还有山田惠子的身影,只剩汤贝贝一人在凉风中啜泣,手里攥着山田惠子留给我的吊坠和不知名的两样东西。

   “人呢?”

   “被一个喇嘛带走了。”

   “喇嘛?”

   “嗯,那个喇嘛留了这些给!”

   我接过汤贝贝递来的东西,是一个药罐和一个贝壳。

   “他在贝壳里喊了话给!”

   我将贝壳搭在耳边,是万大师的声音:就知道不能来找这个小娃,一找就会摊上事,这次更甚,连脚都没落就得往回赶,那女娃惠心不凡,一看就是心存仁义的女子,况且和老衲有缘,见了自当全力施救,她的最后一线生机被老衲扼住,三处外伤加上体内烈毒,想要施救只有三成不到的把握,这里权且与定下三月之期,三月人归即解,不见人归切莫留,老衲会助她“羽化”。

   我双手合十,心里默念着“一切顺利”。

   万大师语气匆匆,几分钟都待不得就返程普陀山,可见山田惠子情况之急,他最后还刻意交代,那罐药是给小姨吃的,吃了即可痊愈。

   其实在婆婆的药物疗程下,小姨的病情早就有了好转,白发逐渐减少,相信再加上万大师这罐药,更能早一点康复。

   我将吊坠戴好,亲吻一口揣到怀里。汤贝贝默默注视着,并没有出声打断我。

   a首)J发

   当晚,邱雪莹急匆匆找到我,说张丽再一次擅自行动扰了龙樱武馆,龙樱武馆此刻处于全员戒备之际,再想打探难得很。

   “怪不得呢?”我攥紧拳头,“带我去找她!”

   “突然间怎么了?”邱雪莹被我的神色吓一跳,她觉得那眼神太恐怖了。“要不是她山田就不会……”

   我说打整场务怎么临时换了人,山田暴露的唯一可能就是龙樱武馆这边出了问题,感情又是这个张丽,她是专门来搅局的吗?

   “山田怎么了?”

   “生死未卜!”我双眼通红,“回去警告张丽,龙樱武馆的事她无需再插手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   导致山田惠子暴露的直接原因竟然是这个,怎能叫我不气愤。

   “可若是没有她,咱们的人手根本不够使。”

   “昭阳会所里的,除去负责安保工作的,其他人员随便调动。”

   邱雪莹见我执意,只得点点头:“我尽力去劝她。”

   “不是尽力,是必须!”

   我说完转身离开,留下邱雪莹一个人在原地愕然,至于四份配方的事,一早就用综合仪传给了她,现在我们两个的消息完全同步。

   汤贝贝突然回来,王伟孤单地守着兰儿,想找我说句话都不敢。

   房间里,汤贝贝正在喂婉儿吃饭,婉儿是九个月后见齿的,兰儿也相差不多,一般孩子都是六七个月,可见王伟一人供两个孩子,营养明显跟不上。

   “叫妈妈。”

   “***”

   我也没听懂婉儿嘟囔了句什么,只是一个人坐在窗边抽闷烟。

   不时想起那屋的兰儿,就和汤贝贝打个招呼出门。

   看完王伟和兰儿,我一个人开车出了门。

   马场,我翻进去躺在草皮上面,静静感受那份气息。

   我总有一种错觉,觉得山田惠子的气息还弥留在这里,她一直在这里等着我。

   将小叶吊坠拿出来,借着微弱星光观看。

   怎么那么傻?

   都说了安全第一的。

   我该把背心脱给她的,脱给她,就不会发生今天这一切。

   想着想着眼角就湿润,我摸出烟给自己点了一支。

   这一夜我没有睡,在马场待到拂晓,然后抻了抻神经直奔体育场。

   大赛最后一天,汤贝贝早早过来,我们两个在体育场外相遇,然后并肩走在一起,向着主擂进发。

   天煞、鬼仇、陈泽兵我通通派给邱雪莹,并通知无双随时和他们几个联系,这样一来,暗中调查的小姨和邱雪莹也能间接有个合作,捕获江严等人的希望才大。

   神木和杨义也早早到场,显然都很重视这场决赛,看到我时,神木毫不避讳地发出挑衅之意。

   我捏了捏拳头,同样挑衅地望着她。不知不觉中,体育场就站满了人影,有进不来的观众就站在场外,比起前几天,决赛当天的观众是最多的,欢呼声也是最热烈的。

   为了公平起见,决赛选手每人安排两场对决,对手是另外两人,以胜率来决定冠亚季军所属,每场比赛后休息半个小时,为参赛选手恢复体力。

   第一场杨义对阵神木,在年龄上不占优势的杨义最终败给了神木。

   休息半个小时候,迎来了第二场比试,我和杨义对阵,这一场无人认输,都给了对手莫大的尊重,杨义最终败了,但却没人瞧不起他。

   杨义的两场比试结束,至此,决赛只剩下最后一组比试。

   再休息半个小时,我和神木一左一右走上主擂,死死地盯着对方。

   神木坦然面对我的目光,用只有我们两个能听到的身音道:“很喜欢她?”

   我没作声。

   “杀她的,有我一份!”

   神木的一句话直接激起我心中的杀意,他、神宫清、野信各有一份,不论是谁我都忘不了,会挨个找他们算账。

   “动杀心了。”神木鼓鼓掌,“好,我最喜欢酣畅淋漓的大战,希望有那个实力!”

   既然如此,我会让喜欢到死!

   随着哨声响起,我和神木同时向对方冲去,全力出击。

admin
  •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