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00_a2045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快去救她!”

嗡嗡的耳鸣声让我根本听不到冷月的声音,我指着走远的洪毅,急急地喊出来。

喊出这一声,我整个人就像散架了一样,意识也很快模糊。

……

画面再转,王伟依旧趴在我的身上,那一脚朝着我们踏来,我绝望的嘶喊,王伟却捂着我的嘴,“罗阳,我不后悔!”

她就那样捂着我的嘴,忍受着一脚又一脚,最后吐出一口鲜血,头缓缓朝我垂落。

“不要!”

发出绝望的嘶喊,我猛地坐起来睁开眼,擦擦额头的汗水,看到病床旁边坐着的冷月,原来刚刚只是一个梦,一个还原现实的梦。

“她呢?”感受到小腹的痛处,那提醒发生过的一切。

冷月坐在我的左边,她指了指我的右侧,王伟正穿着病号服躺在那里。

“她失血过多,一直没醒过来。”

短发清纯美女私房写真眼神忧郁

冷月说话的时候表情连番变化,“罗阳,我也想不到,她能那么做。”

“只能怪我太没用!”我伸手打断冷月的话,“我但凡有点用处,她都不会受伤!”我满脸的内疚,连血罗刹是什么时候来的我都不清楚。

“可别那么说,我和洪毅联手都没留住他们,自己就更难应付了,怪就怪我们太大意,我们应该跟一起进去的。”

洪毅不在病房里,我挣扎着拔掉点滴,坐到王伟床边的椅子上,看着那张虚弱的面孔。

“医生说是轻微脑震荡,需要好好休息。”

我根本不在乎什么荡不荡的,“我睡多长时间了?”

“整整一天。”

“都一天了!”我摸着王伟的脸颊,一天都没有醒来,可见她为我承受了太多太多。

冷月知道我担忧什么,她搬着椅子坐过来,“放心,她已经脱离危险了!”

“白小姐和汤姐姐知道我们的事,她们让回珠海。”

vgN

好惨!

我下意识地闭上眼睛,来一趟燕京,什么都没调查到不说,还差点搭上王伟的性命,坦白说,我这次输得很惨。

还没开始就输了,而且输的一塌糊涂。

冷月见我不回答,再次提醒我,“白小姐说,这次是命令,必须得回去。”

我缓缓闭上眼睛,很不情愿点点头,再待下去,只能比现在更惨。

燕京城似乎有一股力量,阻止着向我某些真相靠近,防备和敌意都很浓。

王伟的脸上,少了很多血色,就连嘴唇也有些苍白。

情不自禁地捏起她的手,冷月很识眼色地退出病房,很快的,偌大的病房里,只剩下我和王伟两个人。

两个穿着病号服的家伙,一个坐着,另一个躺着。

得知周围没有人,我眼泪止不住地流出来,吸吸鼻子擦掉眼泪,打碎牙往肚子里咽,即便没人看着,我也不能哭出来。

“看到就喊出来啊,推我做什么?”

记忆的碎片,一点一点地交织。

伯爵酒吧,黄埔江边,蓝堡之夜,我回想我们走过的一点一滴。

每一次,受伤的好像都是她,上次是心理,这次却是身理。

我正要回床的时候,她手指微微动了一下,我赶紧凑过去,呼喊她的名字。

“骂我!”

呼吸器下的嘴唇微动,她缓缓睁开眼,想伸手摸我的脸,却很难够到。

我抓着她的手搭在脸边,“没有,我怎么能骂呢?”

“有,有骂,我才不傻……”

她一句话还没说完,手忽然失去力气,双眼再次合上。

看到这一幕,我真的心慌了,拖鞋都来不及穿,就跑出去找医生。

护士站的值班人员拦着我,以为我精神有问题,我把情况跟她们说明,让她们快去找医生。

开始没有人动弹,她们都当我在说胡话,直到冷月跑来帮我解围,她们才去找医生。

“我就在门口站着,喊一声就好,用得着出来吓人吗?”

我不跟冷月犟,她说的不错,我光脚跑出来,大家都当我精神出了问题,根本就不相信我说的话。

医生很快就来了,他看了看王伟的情况,告知我们她就是太累,并没有生命危险,安静修养就能醒过来。

王伟整整昏迷了两天,醒来后她还是很虚弱,什么都不想吃,每天都得挂生理盐水。

不管我怎么哄她,她就一句话话:吃不话去。我只能由着她,她消瘦的很快,不到一个礼拜,整个人就瘦了一圈。

后来我实在看不下眼,就拿出镜子给她看,让她看自己的脸,还对着镜子指了指她的脸角,“别嫌我多嘴,本来就不是什么丰满型的女人,瘦下来真的很难看,还不是一般的难看。”

我就那么随口一说,她竟然奇迹般地说想吃饭,我本来就是点皮外伤,休息几天好的差不多,就跑出去,按着她的口味,买回来几样菜和一些水果。

她挺难下咽的,但坚持一口一口地吃着,不得不说,所谓“难看”的套路用的很成功。

等王伟恢复的差不多了,我们就离开燕京城,来的时候雄赳赳气昂昂,走的时候却是灰头土脸。

王伟转进珠海的医院,有洪毅守着,她让我回家。

我是想多陪她一会儿的,但她却执意,“去吧,眨眼都快有半个月了,都陪了我那么长时间,我很满足,再说,她肯定很担心。”

出了那么大的事,不担心才怪。

我说不过王伟,交代洪毅好生照看她,就回家去找小姨她们。

一进屋,汤贝贝就揪着我翻来翻去的,想看我到底伤在哪里。

“贝贝,我没事。”我把汤贝贝揽在怀里,一进门她那种担心的眼神,让我的心不自觉融化。

我的话,有言外之意,我没事,有事的不是我,不知道汤贝贝听没听明白,但她好像只关心我。

至少,目前看来是这样的。

“怎么样,好歹也去了一趟燕京城,有什么感想?”

“我还是太年轻!”

看一眼小姨,我颇为无奈地笑出来,确实是如此,我把一切想的太简单化,现实才重重地甩我一个耳光。

admin
  •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