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视视频 app下载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四蛋在工地跟赵磊分开之后,直接去碧桂园别墅,见到了肖凯,两个人也随即聊了起来。

“今天上午,我去盛京公馆的二期工地露了个面,杨东见到我了。”四蛋叼着烟,语气平缓的开口。

“没起冲突?”肖凯闻言一乐。

“的消息没错,杨东跟赵磊,彼此间的关系确实很微妙,当时赵磊拦住了杨东,而且我的人也在附近,当时杨东就是动手,也留不下我。”四蛋体态放松的靠在了沙发上:“我跟赵磊说了长锦集团的事,而赵磊的态度很模糊。”

“没事,现在用上亿的单子在勾着赵磊,在这种有利益关系的情况,他应该不会轻易抛弃!”肖凯听完四蛋的回应,微微一笑:“不出意外的话,杨东现在应该会急着查的底细。”

“长锦装饰公司,现在挂在我的名下,他想查我,会很简单吧。”四蛋眯起了眼睛。

“长锦公司,是在我给交割股份之前改的名字,以前不叫这个名字,而且注册时间在半年以前,现在占有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份,但别忘了,集团还有另外一个股东呢。”肖凯笑眯眯的开口。

“什么意思?”四蛋闻言,向肖凯投去了一道询问的目光。

“杨东现在想查,唯一的线索有只有长锦公司,只要一躲,那么他的目标,就只有公司的另外一名股东,说,他如果在查这名股东的时候出了事,会怎么想?”肖凯笑眯眯的问道。

“已经决定把我推出去扛雷了,是吗?”四蛋面无表情的问道。

“长锦跟聚鼎的恩怨,是不足以相逢一笑泯恩仇的,其实杨东自从见到之后,心中就一定会产生不安,这一点,我都清楚。”肖凯言简意赅的回应道。

单纯女孩受不了都市的快节奏生活

“所以我在办完呼市的一把事之后,才会让我坐飞机回来,为的就是让他查到我的行程啊?”四蛋这才反应过来,其实早在他没有回国之前,肖凯就已经把这个局做好了。

“呵呵,这几天找个由头躲一躲吧,杨东那边,越是找不到,就会越着急。”肖凯一笑,没有作答。

……

下午一点多钟,杨东在办公室坐了许久以后,一个人去了赵磊的办公室,推门走进了屋内。

“有事啊?”赵磊看见杨东进门,靠在了老板椅上。

“磊哥,关于四蛋的事,我想跟谈谈。”杨东点了点头。

“坐!”赵磊对沙发比划了一下。

“我们俩的关系,他应该都跟说了吧?”杨东落座后,直截了当的问道。

“们俩有什么关系,跟我有关系吗?”赵磊态度生硬的反问道。

“既然已经知道我跟四蛋之间的恩怨了,那自然也该知道,我们俩居然遇见了,那么彼此之间的事肯定要处理,我来见,就是提前跟打个招呼,我动四蛋,完全是因为我们俩的私人恩怨,与无关!”杨东直言开口。

“呵呵,老于不仅是我的合作伙伴,还是我的朋友,所以这事跟我没有没关系,说的不算。”赵磊笑着开口。

“招呼我已经跟打过了,我跟四蛋之间的事,肯定得出个结果,至于是不是要参与进去,随便。”杨东语罢,起身就要走。

“杨东,最近这段时间,我是不是表现得太平静了,所以让认为我特别的好欺负,又容易妥协啊。”赵磊看着杨东的背影,声音低沉的继续道:“动老于,是奔他,还是奔我啊?”

“道理我已经跟讲清楚了,怎么理解,是的事。”杨东顿下脚步,面无表情的开口。

“于旦康现在是我的合作伙伴,知不知道,断人财路,如杀人父母?”赵磊目光阴鸷。

“那知不知道,我这个人的思想也很简单,谁跟我的对手站在一起,谁就是我的仇人!”杨东毫不犹豫的回应道。

“威胁我?”赵磊嘴角一挑。

“马古矿区一把事,我能打趴下第一次,就能打趴下第二次!擂台我给搭好了,想动,我随时陪练练!”杨东语罢,直接拽开房门,离开了赵磊的办公室。

……

另外一边,林天驰离开工地之后,就去了孝信酒厂,在一间员工宿舍见到了肖发伶和吴志远。

“怎么样,最近恢复的还行吗?”林天驰笑着向吴志远问道。

“当初没伤到骨头,没有太大影响。”肖发伶微微一笑,没当回事的作答,他虽然休养了一段时间,但毕竟被子弹打穿了肌肉,所以到了现在,走路其实还是有点瘸,但已经不影响正常行动了。

“不是个闲着没事会跟我们打招呼的人,这趟过来,是不是有事?”吴志远放下手机,靠在床头上问道。

“我们这边,遇见了一点事,我自己去查,风险多少有点大,所以想雇们哥俩给我当一趟保镖,开个价呗?”林天驰笑呵呵的开口。

“在本地,还是去外地啊?”肖发伶抬头问道。

“暂时还不清楚,如果顺利的话,应该在本市就能办妥。”

“要是不顺呢?”吴志远问道。

“这次我要查的人,来者不善,所以们得做好最坏的打算。”林天驰顿了一下,认真道:“这次的活,不同寻常,所以们开价高一点,我们也能接受。”

“走吧,正好我最近也闲的难受,陪一起转转,等我换套衣服。”肖发伶说话间,就起身向衣柜走去。

“不开价啊?”林天驰笑了。

“别在这埋汰人昂!我们哥俩是贪财,但是雇主和朋友,还能分得清!”吴志远翻了个白眼,也从被窝里钻了出来。

“哈哈,我一猜们俩就不能要钱。”林天驰呲牙一笑,忽然感觉杨东当初冒着那么大风险救下这俩人,的确值了。

……

马瑞康离开工地以后,直接就去了市内一处居民小区,这个小区建于千禧年左右,已经是接近二十年房龄的老小区了,但地段不错,房价也接近一万一平米。

马瑞康把车扎在一栋居民楼下,随即拎着车钥匙上到了三楼,此刻三楼的一间房子正在装修,电钻和电锯的声音不断轰鸣,在楼道内久久回荡。

“咣当!”

马瑞康拽开没有上锁的房门,直接走进了屋内,此时两个工人正在用电镐刨地砖,还有几个人正在拆除屋里的家具。

“呦,东家来了!”一个包工头看着马瑞康,笑着打了个招呼。

“啊,我今天闲着没事,过来看看们的施工进度,干的咋样了?”马瑞康笑着点点头,掏出中华散了一圈。

“快了,估计再有两天,这屋里的破拆工作就差不多了,接下来就是改水电、铺地暖,等这些弄完了,下一步就开始铺地砖了。”工头笑着介绍了一下。

“行,们继续忙吧,我看看。”马瑞康点点头,就向着里面的卧室走去。

这套房子,是马瑞康给马瑞霖买的,使用面积只有六十多平米,但对于马家哥俩来说,能在这种大城市里有个窝,已经实属不易,而马瑞康在屋里转了一圈,发现马瑞霖没在,登时蹙眉拨通了他的电话号码。

“喂,哥?”马瑞霖的声音传来。

“这家里的房子正装修呢,不在这看着工人干活,跑到哪去了?”马瑞康站在窗口点燃了一支烟。

“我在单位呢,下午有个装空调的活。”马瑞霖开口解释道。

“怎么又去上班了?我不是跟说了,那个活太危险,让辞了吗?!抓紧回来,那个工作太不安全了!”马瑞康听说马瑞霖去上班了,登时蹙眉。

“对于咱们这种人来说,没钱才是最不安全的!给我买完房子以后,每个月的贷款就得三千多,我不上班,拿啥还贷款啊?”马瑞霖笑了。

“别废话,现在就给我回来,我不是跟说了嘛,贷款的事不用操心,等过几个月,我直接就一次性的还清了!”马瑞康开口催促了一句。

“哥,我不是小孩了,不用整天操心我,而且我这个工作也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危险!为了给我凑齐首付,就已经很吃力了,我一个二十多岁,有手有脚的大小伙子,还能成天指着啊?行了啊,我这边要去干活了,有啥事,等我晚上下班再说吧!”马瑞霖扔下一句话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“这浑小子!就是受累的命!”

马瑞康听着电话里的忙音,开口骂了一句,还没等把手机放下,一阵铃声便再度向响起,而马瑞康被这阵铃声一吵,也吓得一哆嗦,随即按下了接听:“喂,怎么了?”

“马经理,在办公室吗?”工地那边的财务,开口问道。

“我不在工地,有什么事,在电话里说吧。”马瑞康掐灭了烟头。

“是这样的,咱们工地的外架搭设,不是已经完成了吗,按照合同,得给工程队和供应商结款了,但是这些事,得由您回来查账,等确认无误后,签字交由集团财务部审核!”财务解释了一下。

“结款?”马瑞康听见这话,登时一愣:“咱们工地那边结款,不是都要等到工程彻底结束吗?”

“没错,确实是这样的,不过外架搭设的工程队和供货商,并不属于建设单位,他们属于先期工程,所以不是跟正规的施工队还有土石方那些建材商一批的。”财务继续解释道。

“行,这事我知道了。”马瑞康听完财务的话,短短几秒钟的功夫,脑门已经渗出来了一层细密的汗珠。